Chen

初三党……仍旧不想学习……

磕宜嘉的小姐姐们可以说是超有才了

流水的cp铁打的南硕
了解一下😂😂😂

【正泰】来自一只糯米团子的控诉

人设:智旻是一个舞蹈老师(对,又是舞蹈老师)也是b站知名的翻跳up主,果子有时候也会跟他一起录,之前的视频有讲过果子的身份,但也只说是鸡米的表弟,以前的视频都是在舞蹈室拍的,没有在家里拍过。
ooc了解一下,辣鸡文笔了解一下
视频体,没有前因后果
有脑洞就写了,可能有些没注意到的细节
这是一个被老爸虐了之后产生的脑洞
我觉得我是亲生的:)
可能不怎么甜,别上升蒸煮

  各位观众老爷们好,我是chimchim,之前看过我视频的各位都知道,我有一个表弟,长的特别帅气,身高高我半截,会的技能也特多,还都是点满技能点的那种,他还有个特别可爱的名字叫果果,但你们都不知道,果果有个小男友,对,是小男友,他是gay,我都没想过他会是个gay,现在他和他男朋友就一起住在我家
  (字幕:别问我为什么会住在我家,大概是因为我弟弟懒的挪窝,之前没和他家小男友在一起时就一直住在我家)
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地方就是我的房间,可能会有点乱,因为我都没怎么收拾过我在主卧他们两个睡客卧,主客中间隔了一个书房,每次我在书房剪视频的时候都能听见他们那边传来奇怪的声音
  (字幕:至于是什么声音我猜你们都应该知道【微笑】)
  他们的日常就是喜欢虐狗,从早虐到晚,果果还在上大学,泰泰啊也就是果果的小男友是……呃……等等
【突然拿起手机,点点点,等了一会儿,一脸欣慰的放下手机】
  嗯,okok,呃,泰泰是宠物店店长,就在家附近,但他还是仗着自己是店长就老是不去看店,请了个店员就到处浪,庆幸的是那个店员也没什么坏心眼,也挺喜欢小动物的……啊跑题了
  其实我这次的视频是要来控诉他们虐狗时给我的伤害,他们真的是特别爱秀,果果虽然是学生,但因为快毕业了,课没那么多,他的论文也早就写完了,教授看他成绩好也没怎么管他,所以就可以长时间的留着家里,之前也说了泰泰不喜欢去看店,所以他们两个基本都在家里待着,像无业游民一样
  我每天都要很早去上班,基本是很晚才回到家,有一天我提早下了班,在楼下的水果店买了个西瓜,晚上泰泰吵着要吃西瓜,果果就自愿去切,我本来想去帮忙……那个臭小子嫌弃我碍事把我赶出来了,我就只好站在厨房门口等待西瓜的到来然后远离虐狗现场。
  于是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把一个西瓜分成二分之一,再把一个二分之一分成了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空气切瓜】
  他把那三分之二切进碗里,切的特别干净,一点红都没留在皮那里,把叉子插上去,之后特别不用心的把三分之一的肉切下来,有些没切好的,有一红色留在皮上的他就自己啃了,一点没剩,家里只有一个叉子,他就拿了两根牙签,插在上面,给了我……
【难以言喻的表情】给少的我就算了,还不是叉子,是牙签,你家小脑斧的切的特别整齐漂亮,我的就是一堆奇形怪状的果肉……亲表弟啊【颜艺吐槽】
  从那以后一说切西瓜我就要第一时间拿到西瓜和刀,不然看着那堆东西我就有点吃不下去,但今天的西瓜仍然是果果切的,你们看,就是这样的【从摄像旁边拿过一个不锈钢碗,摆在摄像头前面,里面装着一堆红色的不明物体】
  然后泰泰的西瓜是这样的【打开相册,翻到一张照片,放在摄像前面,是一张碗里摆满整整齐齐的西瓜的照片】看看,这就是男亲傻瓜啊
  好了,今天的视频就到这里了,以后可能还会更被虐日常,再见啦【笑着挥挥小肉手】

BTS五周年快乐!
ball ball英语dalao金南俊保佑我的英语不翻车
(昨天本来打算发的……但似乎因为网络问题没发出去)                       
                             
                             ————————————来自明天就中考客户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讲真,大家都是鸟,为了一张小卡而骗人,值得吗
下面是微博链接,有全图
为了小卡而骗人是真的很没品了
以后换卡还是走咸鱼稳妥
https://m.weibo.cn/5238556601/4230986960659240

just一些感慨

他们都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也想过我是不是真的不喜欢你了
我很确定,我还喜欢你
那么多年的喜欢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只是不像从前那样明显
我开始把重心放在其他方面,努力的让别人认为我已不再喜欢你
但我仍然喜欢你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半年了吧
如果不是同学,我都不知道你恋爱了
我这粉丝也太不敬业了对吧
我喜欢B,喜欢G,喜欢E
也喜欢L,喜欢W,喜欢T,喜欢Z
也喜欢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幸福

日常②后续1.

有私设外加微泰正
有谦ooc严重
bb很久都没写到重点
越写越智障,语言组织能力极差
越写越长,已经不再是一个后续了
后面可能还会涉及防弹其他成员,雷慎入
自己产粮真的好少脑洞……脑子里全是狗血剧情
讲真完全小学生文笔

BamBam最近这段时间很是烦躁,因为他家金毛犬跟他闹别扭,离家出走了。而且已经有好久没有好好的联系过他了,要不是田柾国第一时间让金泰亨打电话过来跟BamBam说有谦在他们家,他就要打电话给警察报失踪人口了。

关于这件事,还要回溯到一个月前前,金有谦一边嚼着爆米花一边看电视,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前段时间BanBam反常的没有在有谦上床之后跟他一起睡觉,而且回到家里的时间越来越晚,想知道BamBam干嘛去了,便问

〔BamBam,你前段时间好奇怪啊,老是不和我一起睡觉,而且最近下班越来越晚,昨天回到来饭都放凉了,加班吗?为什么不和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说实话,有谦问这个问题时并不是很认真的想知道BamBam是不是有事瞒着他。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他看到BamBam原本咬苹果的动作僵了一下,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有谦还是看清楚了,起了疑心。〔真的有事瞒着我?〕

BamBam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但是心里已经开始害怕了,BamBam本来就不喜欢撒谎,以前几个哥哥玩隐摄欺负有谦时他都不敢说话,既是不敢开口怕露馅,也是不想欺骗有谦,更何况现在是他一个人面对金有谦,就更加不想说谎了。可是现在他都努力了那么久……不能半途而废。

〔我?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BamBam啃着苹果看着电视慢慢的说。

〔真的?〕有谦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平时BamBam说话都是看着他说的,很少试过看着其他地方,他有点害怕,但是没有立刻把心里的问题说出来,只是装作相信对方的样子。他想起了几天前他的一个学生问过他

“金老师,如果你的男朋友老是不理你,却和其他女生聊的特别开心,甚至还一起刷QQ火花,你会怎样?”

如果是以前的金有谦听到这句话,是不可能有很强烈的同感的,因为BamBam从来没试过不和有谦聊天,他没有那种经历,自然没有那种感觉。可是他看到现在的BamBam下班越来越晚,越来越没有时间和他聊天,就算是有话题聊,也只是匆匆聊了几句就结束了,BamBam的回答是牛头不对马嘴,他开始感受到那种不被人重视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不想和BamBam说话,于是,不知不觉的,他们就冷战了。BamBam也不是不知道有谦的心情,只是他的确是没有那个精力再去跟有谦深入的聊天了,有谦受不了这种冷战的气氛,便跑到泰正家了。而BamBam因为工作室的任务太多,要准备的惊喜太大,弄得自己是心力交瘁,没有信心可以安慰好金毛,只能让虎兔照顾好离家出走的金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转眼间他们就已经冷战了两个多月了,有谦开始习惯在泰正家待着,而BamBam的工作也结束了,他准备把有谦接回来,完成他惊喜的最后一步,然而他没有想过一种可能,就是有谦不肯回来。

(喂,有谦啊,你在哪?我去接你回家。)BamBam准备好了他的惊喜,打了个电话给有谦,打算接他回家。

(呃……BamBam啊……我是柾国,有谦他说不想接你电话,要我告诉你他不想跟你回去。我劝你赶紧过来哄哄他,有谦要是再留在我们这,泰亨哥就要生气了。)接电话的不是金有谦,是田柾国,田柾国告诉BamBam有谦的想法,也催BamBam赶紧把有谦接回去,不然吃不了兔肉的老虎就要生气了。

(有谦没出门吧?我现在过去。)BamBam一听有谦不肯回来就急了,说完便挂了电话,打了的士就让司机加速往田柾国家里开。没多久就到了柾国家。

〔有谦!田柾国!泰亨哥!开门啊!〕BamBam“咚咚咚”的拍着门,

〔别喊了,果果和有谦在看电视,快把金有谦带回去,他再不回去我就要疯了。〕金泰亨黑着脸开了门,压着声音对BamBam说,这两个多月的禁欲生活让原本一天到晚都想吃兔肉的老虎很是难受,吃肉的天性快压制到极限了。

〔抱歉啊泰亨哥,麻烦你们了。〕BamBam跟金泰亨道了歉,进去拉起有谦就想走,有谦却一把甩开了BamBam。

〔放手,我不回去,你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你还想要我回去?〕金有谦很冷静,冷静到不像他自己,他知道BamBam这么做是有理由的,他早在冷战后没多久就想到了,可他不希望BamBam有事瞒着他,当然不是说不能有秘密,但至少要让他知道一点点实情,哪怕只是一句,也好过完全瞒着他。

〔这段时间公司有几个大单子,有点棘手〕BamBam说的是实话,也不全是,但已经足够让金有谦相信,并跟他回去……才怪。金有谦又不傻,他一早就在想到有隐情的时候问过段宜恩,他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单子,虽然得到的答案是有,但段宜恩同时也说了

【也不至于加班到很晚,十点左右就可以完成当天的工作量了。Bam要做的比我少一点,他那个设计速度应该九点半左右就可以下了…怎么?Bam最近很晚回家?………】

【啊不,我只是看BamBam最近好像很累的样子,才想问问的,谢谢宜恩哥,这件事别跟BamBam说,拜拜。】

九点半!BamBam是十点多差不多十一点才到家!他是干嘛去了才会那么晚回到家!

〔嗯,你等会儿,我收拾一下衣服。〕但是金有谦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乖乖的跟着BamBam回去了。金有谦的演技很好,大概是看剧学来的,完全看不出有一点的破绽。可是也因为看不出破绽,所以BamBam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认为有谦发现了什么关于他自己的奇怪的东西。

例如……他在有谦搬出去之前那几天是为什么会在回家之后半夜再出门。


最近弄实验搞到身心俱疲,脑子不是很够用,欢迎捉虫(不肝了不肝了,再肝要废了,等过了一模再肝吧😂

拆专实锤,宜嘉女孩莫名开心
宜嘉一家三口,荣荣过来凑个热闹😂😂

【斑谦】小日常②

设计师BamX舞蹈老师谦的日常②
小学生文笔
会有ooc
前天说可能会继续更……结果昨天因为斑不用入伍开心疯了…又写了一篇…flag不能随便立啊


〔欸,听说街口开了间新的奶茶店〕

〔嗯,这几天都有挺多人排队去买的,我今天下了课也打算去买一杯试试好不好喝〕

〔我听朋友说那里的奶绿味道不错〕

金有谦刚刚进了舞蹈室就听见他的几个女学员在讨论几天前街口新开的奶茶店,有着小学生口味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些甜腻腻的奶茶,巧克力什么的,可是他尝遍了整条街上开的所有奶茶店,都不太合他的口味,所以他打算下班之后也去试试这间店合不合他的口味。

七点下班后,有谦快速地收拾好背包,急匆匆的往奶茶店走去,还没到奶茶店,远远的就看见奶茶店门口排起长龙,金有谦挠了挠头发,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去排队。

因为奶茶的诱惑力太大了,导致他忘记给BamBam打电话告诉BamBam他晚点回家。直到BamBam八点左右回到家楼下,看见家里没亮灯的时候,他还以为有谦在家里看恐怖片,进了门才知道有谦没回家。他连忙打了个电话给有谦。

(谦啊,你在哪啊?怎么没回家?)

(Bam啊,我在这边街口的奶茶店,这里生意挺旺的,我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点了单,我现在还在等,号已经排到98了,应该很快就排到了。)

(……你排几号)

(呃……16)

(没吃饭吧。)

(…嘿嘿…忘了,想吃炒饭,家里好像有材料)

(知道啦,吃货。你还要等多久?要我带过去吗?)

(不用啦~排到5号了,你弄好我大概就到家了。)

(嗯,别喝太多,要吃饭的。)

(嗯!)

过了十几分钟,有谦到家了。刚入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咖喱味。

〔我回来啦~〕有谦吸了吸鼻子,好香啊…快流口水了…

〔刚刚弄好,来吃吧〕BamBam擦了擦手,把炒饭摆到桌子上,随意拉开张椅子坐下,看着门口快被咖喱味勾出口水的有谦,一脸笑意。

听见BamBam的话才回神的有谦拎着手里的大杯冰淇淋布丁阿华田,像只看到主人的大型犬一样往餐桌跑去,把阿华田摆在BamBam面前就拿起勺子开始“征战”炒饭。

BamBam看了看面前的阿华田,忍不住尝了一口,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好腻。他放下手中对于他来说甜过头的阿华田,端起之前就煮好的咖啡喝了一口,静静地看着有谦吃炒饭。

可能是因为BamBam的视线太过强烈,有谦从炒饭中抬起头,看见阿华田被BamBam喝了一口,好奇的问BamBam好不好喝。

〔很甜,你应该会喜欢。〕

〔你不喜欢吗?〕有谦拿起阿华田试了一口,甜甜的很好喝啊。〔我觉得挺好喝的啊,甜甜的,我喜欢。〕

〔嗯,所以我说你会喜欢。〕BamBam又喝了口咖啡。

有谦盯着BamBam的咖啡,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BamBam喜欢喝这些苦苦的东西,BamBam注意到了有谦的目光,默默的说了句

〔很苦的,你又不是没喝过,别看了,继续吃,吃完把自己买的东西喝了,哦,记得洗盘子。〕说罢,端着咖啡进了书房。

有谦知道BamBam又要开始画画了,乖乖的把炒饭吃干净去洗盘子了。等他洗完已快九点了。有谦在书房门口站了会儿,决定自己先洗澡,然后再叫BamBam洗。

金有谦洗完澡也就大概九点二十,他刚刚催完BamBam去洗澡,拿着阿华田在沙发上坐了没多久,BamBam就出来了,进了书房后还把门关上了,说了句话告诉有谦赶紧去睡觉明天要上早班和他可能要晚点睡。

金有谦有点奇怪,以前BamBam除了出差之外,都没试过不和自己一起睡觉的。但是也不敢不听BamBam的话,明天他可是要上早班的,不能赖床。于是赶紧把饮料喝了,刷牙睡觉去了。

半夜,有谦迷迷糊糊的醒了,看见BamBam坐在床边不知道在干什么,他坐了起来,抱着BamBam蹭了蹭,BamBam揉揉他的头发,亲了一口

〔乖,睡吧〕BamBam说着就把电脑的聊天框关了,将电脑放在桌上,上床搂着有谦睡觉去了。
///////////////////////////////////////////////////////////////
后续:
〔Bam,那天晚上你背着我和谁聊天啊?〕一天晚上,有谦突然想起那天BamBam偷偷和某个人在网上聊天,一时好奇便问了一句。

〔哪天晚上?阿华田那天?〕BamBam似乎有点惊讶有谦还记得。

〔嗯,那是谁啊?〕

〔是宜恩哥,我在问他一些问题。〕

〔哦……是不是我没醒你就要和宜恩哥一直聊下去?为什么不睡?〕

〔有些急事,不能说的。〕

〔好吧……〕有谦有点失望,又不能多问。

BamBam看着有谦的小表情,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但要是告诉了他,之前的隐瞒不都作废的吗?所以他只能忍着不对有谦说实情了。







这篇的后续会变成一篇短文,但不确定什么时候写,先给自己立个flag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