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初三党……仍旧不想学习……

我承认我更的少,质量也不好,但真的想要评论……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斑谦】小日常3 关于台风

谦斑谦无差(应该)
ooc警告
口语化严重
废话连篇
BTS某成员客串
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是我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留了需要在后面解释的地方请说一下,我会改正的

谢谢点进来看了
我能求一下小气泡吗?

“唔……”

睡得迷迷糊糊的金有谦搓了搓眼睛,翻身就想抱住睡在他身旁的Bambam,却没想到一下抱了个空,他睁开眼睛,看不到原本应该睡在他旁边的斑斑,只看到窗外黑乎乎的一片,便觉得现在还是晚上,本来没看到斑斑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斑斑也不是第一次在他睡着之后起床去画稿子了,有谦一把捞起被冷落了很久的抱枕,抱着就从床上下来去书房找斑斑了。

“啪啪啪”金有谦拍了拍门,里面没有回应。

“……斑斑?我进来啦!”

金有谦扭开把手就进了书房,书房没开灯,金有谦以为斑斑突然饿了去厨房找吃的了,正想去厨房又想起刚刚过来的时候……厨房没人,金有谦急了。

“斑斑去哪儿浪了居然不告诉我不告诉我就算了居然还不带我去!”

“吱……咔嗒”

“……有谦你醒了?”

金有谦听见开门的声音,往门口望去发现是“出门玩不带他去”的斑斑,斑斑手里似乎还拿着些什么。

“bam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去哪了?”有谦抱着抱枕气鼓鼓的看着他。

“晚上?呃……谦呐,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斑斑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钟,挂钟也很给斑斑面子,铛铛铛的敲了九下,金有谦一脸懵逼的看着挂钟。

“九点啦…九点?我昨晚好像是十一点多睡的吧……十一点多……我!睡了一天了!”金有谦突然叫了起来,“我是不是得绝症了!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我是不是快死了!斑斑我要是真的没救了你就不要浪费钱来救我了!”

斑斑翻了个白眼:“叫你少看一点狗血电视剧……现在是早上九点,你没睡一天。”

“不我不信,如果真是早上怎么会那么黑,斑斑你不用骗我了,我知道我活不久了嘤嘤嘤……”斑斑无奈的看着故作柔弱的趴在墙上把自己代入苦情剧女主在墙上假哭嘤嘤嘤的金有谦,走过去一把拉住金有谦就往沙发上甩,把手里原本拎着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捂住了金有谦还在嘤嘤嘤的嘴。

“傻子,你听听外面什么声音。”

金有谦安静了下来,听见了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敲着阳台上的防盗网,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这是……下雨了?”

“不然你以为呢?傻子。赶紧去刷牙洗脸,我早餐都给你买好了,待会儿要去趟超市,家里没东西吃了。”

斑斑揉了揉有谦睡乱了的发型,从有谦怀里把那个抱枕扯了出来,扔在一旁,拍了金有谦脑袋养巴掌。

“清醒没?快去,早餐都快凉了。”金有谦挠了挠头,去浴室洗漱了。

当金有谦出来的时候,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泡面,斑斑已经吃饱坐在那里玩手机了,金有谦坐在斑斑身旁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斑斑玩手机。

“斑呐……今天怎么一大早的黑的像晚上一样……”金有谦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你玩手机的时候都不看新闻的吗,今天刮台风,不是停课就是停工,幸亏我下去的时候楼下便利店还开着,不然你现在就没这个热乎乎的泡面吃了。今天你没课我休息,看什么时候雨小了就去超市买点东西补补仓,我看你那些巧克力牛奶都快喝完了,零食也没剩几包,冰箱也没什么可以煮的了,你赶紧吃完我们列个清单看一下要买些什么。”

斑斑说着就把视线从手机上挪到了金有谦的脸上,看他眨巴着大眼睛像金毛一样傻乎乎的看着自己,不禁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催促他赶紧把早餐吃完。

吃饱了早餐的金有谦把饭桌收拾好后就拉着斑斑瘫在沙发上看重播的黄金八点档狗血电视剧,斑斑靠在他身上玩着手机,金有谦知道斑斑不太喜欢看这些吵的叽里咕噜哭的稀里哗啦的电视剧,就乖乖的看着电视充当斑斑的靠枕。斑斑知道有谦一看狗血剧就停不下来,只好自己列着购物清单。

不知过了多久,天开始亮了,早就列完清单在打游戏的斑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结束了这场游戏的他坐直了身子转头看见有谦低着头睡着了,他轻轻的拍拍金有谦的脸叫他起床,有谦蹭了蹭斑斑的手慢慢睁开眼睛,斑斑亲了亲有谦的脸,笑着说小懒猪起床了,有谦嘟嘟囔囔的抱怨着休息还不让人睡觉了,斑斑抱着还没完全清醒在哼哼唧唧的小奶狗哄了一会就让他去收拾一下趁雨小出门买东西。

没多久斑斑就拉着小奶狗出门了,超市离家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进了超市有谦很自觉的就推着车子跟着斑斑逛超市,斑斑在前面挑着要买的东西,他就在后面偷偷的把零食放进购物车,很快购物车就满了,斑斑瞄了一眼就知道有谦又偷偷摸摸的塞了不少他不让吃的零食,不等有谦说话就把那些零食全部拿了出去,只留下了几包薯片,有谦想要买多点零食,拉着斑斑就撒娇。

“斑斑……我要零食嘛~”【参考嘉嘉跟有谦说要买玩具时的语气】

斑斑做了个鬼脸,然后提了箱巧克力牛奶放进车里。

“不能再多了,不然你又要只吃零食不吃饭了。”

金有谦撅了嘴,一脸不开心,斑斑亲了一下有谦慢慢哄着“乖,你老是因为吃零食吃太多,到饭点就不想吃饭,你说说你最近瘦了多少,就跟我瘦了你抱着不舒服一样,你瘦了我抱着也硌手啊是不是,我看着心疼啊,听话,嗯?”

金有谦最没办法抵挡的就是斑斑特别温柔的跟他说话,斑斑话都没说完有谦的脸都红透了,只能跟着斑斑离开了零食区。

他们也没逛很久,把必需品买齐后就走了。走到超市门口却发现雨势又大了,他们出来的时候只拿了一把伞,现在雨势大了一把伞很难完全遮住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兼一大袋东西,只能让有谦先把东西拎回去再回来接斑斑。

当斑斑看到有谦撑着一把伞,手里拿着一把伞往超市走来时……心里有点崩溃。本来吧,斑斑想着正常的小情侣都会有点雨中漫步的情节,这种东西喜欢追剧的金有谦是最清楚不过了,怎么说都应该撑着原先那把伞过来接他,再不济也就是换把大一点的伞……谁曾想他金有谦是拿了两把伞过来的。

你觉得我们阅剧无数的谦大妈真的是那么傻的孩子吗?

没错他就是那么傻:D 他一开始的确是想和斑斑一人一把伞撑回去的,不会淋湿也就不怕感冒了,但那是在他下楼遇到他老板娘之前。老板娘本来是想去超市接没带伞的老板回家的,意外看到金有谦后就拜托他顺带把老板接回来,他见到斑斑后就把他撑着的那把伞递给斑斑拿着,往斑斑的斜后方走了几步,把手里的伞递给了一个小帅哥,然而小帅哥对此似乎并不惊讶。

“你见到你嫂子了?她又懒得过来啊,辛苦你了,这伞回头我让你嫂子给你送回来。”小帅哥笑了笑,露出一个标准的梨涡浅笑,点燃了周围一些在超市躲雨的少女的心。

“哥别这么说,嫂子本来是想自己过来的,刚好见我准备来接我男朋友回家,就顺便让我过来了。”金有谦还是很喜欢这个喜欢做甜点还喜欢给他们吃的嫂子,虽然有时是懒了点,但是勤快起来也是可以跟和这个勤快的哥哥相比的。

“行了吧,我媳妇儿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嘛……你回到家记得跟我们说一声,好把伞还你们,走了,再见。”小帅哥无奈的笑了笑,撑着伞就走了。

“好的哥,再见。”金有谦笑着和小帅哥道了别,转身看见斑斑默默地盯着小帅哥的背影,又转过来死死地盯着自己。【死亡凝视.jpg】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跳舞特别帅气特别厉害的那个哥?”斑斑盯着有谦问道。

“嗯……嗯,怎么了?”有谦拿过斑斑手里的伞,揽着斑斑撑着伞走回家。

“…没…长得还挺帅的,还以为眼界应该挺高的所以没女朋友。”斑斑难得的没有挣扎,顺从的让有谦揽着他。

“emm……那个哥在以前总仗着自己好看就到处撩,前一段时间突然就被嫂子收了,现在就收敛多了…等等…你不会是醋了吧?”金有谦想了一会儿回答了斑斑的疑惑,突然福至心灵……觉得斑斑可能是吃醋了。

“想…想什么呢…我只是很好奇那么帅的帅哥怎么就有女朋友了而已!”斑斑矢口否认,他才不会说他因为有谦一过来就奔向小帅哥的举动让他zqsg的吃醋了。

金有谦没有拆穿斑斑的掩饰,也没有回答斑斑,只是默默地揽着斑斑,似乎想用行动来表明他的立场。斑斑也没有再追问关于小帅哥的问题。他们就这样伴着雨声安静的慢慢的走回了家。

回到家已经快五点了,斑斑去做晚饭,有谦去洗澡。等有谦洗完澡出来,斑斑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有谦提出要替斑斑看火,斑斑便去洗澡了。

斑斑洗澡洗了很久,久到饭从没做好到做好再到放到半热。等他们吃完饭已经是七点了,七点通常只有新闻是可以看的,他们两个又不喜欢看新闻,就拿着游戏手柄一起打游戏,打到黄金档开播才放下手柄转了台。斑斑习惯性的在有谦看电视剧时靠在他身上“陪”金有谦看电视剧。

“斑斑,斑斑?醒醒,电视剧播完了,要回房间睡觉了,起来刷牙啦,斑斑。”斑斑总是在有谦看剧的时候睡着,有谦也会在看完剧之后叫醒斑斑刷牙洗脸上床睡觉。

“该睡觉了……又一天过去了”金有谦想着……抱着斑斑进入了梦乡。

磕宜嘉的小姐姐们可以说是超有才了

流水的cp铁打的南硕
了解一下😂😂😂

【正泰】来自一只糯米团子的控诉

人设:智旻是一个舞蹈老师(对,又是舞蹈老师)也是b站知名的翻跳up主,果子有时候也会跟他一起录,之前的视频有讲过果子的身份,但也只说是鸡米的表弟,以前的视频都是在舞蹈室拍的,没有在家里拍过。
ooc了解一下,辣鸡文笔了解一下
视频体,没有前因后果
有脑洞就写了,可能有些没注意到的细节
这是一个被老爸虐了之后产生的脑洞
我觉得我是亲生的:)
可能不怎么甜,别上升蒸煮

  各位观众老爷们好,我是chimchim,之前看过我视频的各位都知道,我有一个表弟,长的特别帅气,身高高我半截,会的技能也特多,还都是点满技能点的那种,他还有个特别可爱的名字叫果果,但你们都不知道,果果有个小男友,对,是小男友,他是gay,我都没想过他会是个gay,现在他和他男朋友就一起住在我家
  (字幕:别问我为什么会住在我家,大概是因为我弟弟懒的挪窝,之前没和他家小男友在一起时就一直住在我家)
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地方就是我的房间,可能会有点乱,因为我都没怎么收拾过我在主卧他们两个睡客卧,主客中间隔了一个书房,每次我在书房剪视频的时候都能听见他们那边传来奇怪的声音
  (字幕:至于是什么声音我猜你们都应该知道【微笑】)
  他们的日常就是喜欢虐狗,从早虐到晚,果果还在上大学,泰泰啊也就是果果的小男友是……呃……等等
【突然拿起手机,点点点,等了一会儿,一脸欣慰的放下手机】
  嗯,okok,呃,泰泰是宠物店店长,就在家附近,但他还是仗着自己是店长就老是不去看店,请了个店员就到处浪,庆幸的是那个店员也没什么坏心眼,也挺喜欢小动物的……啊跑题了
  其实我这次的视频是要来控诉他们虐狗时给我的伤害,他们真的是特别爱秀,果果虽然是学生,但因为快毕业了,课没那么多,他的论文也早就写完了,教授看他成绩好也没怎么管他,所以就可以长时间的留着家里,之前也说了泰泰不喜欢去看店,所以他们两个基本都在家里待着,像无业游民一样
  我每天都要很早去上班,基本是很晚才回到家,有一天我提早下了班,在楼下的水果店买了个西瓜,晚上泰泰吵着要吃西瓜,果果就自愿去切,我本来想去帮忙……那个臭小子嫌弃我碍事把我赶出来了,我就只好站在厨房门口等待西瓜的到来然后远离虐狗现场。
  于是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把一个西瓜分成二分之一,再把一个二分之一分成了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空气切瓜】
  他把那三分之二切进碗里,切的特别干净,一点红都没留在皮那里,把叉子插上去,之后特别不用心的把三分之一的肉切下来,有些没切好的,有一红色留在皮上的他就自己啃了,一点没剩,家里只有一个叉子,他就拿了两根牙签,插在上面,给了我……
【难以言喻的表情】给少的我就算了,还不是叉子,是牙签,你家小脑斧的切的特别整齐漂亮,我的就是一堆奇形怪状的果肉……亲表弟啊【颜艺吐槽】
  从那以后一说切西瓜我就要第一时间拿到西瓜和刀,不然看着那堆东西我就有点吃不下去,但今天的西瓜仍然是果果切的,你们看,就是这样的【从摄像旁边拿过一个不锈钢碗,摆在摄像头前面,里面装着一堆红色的不明物体】
  然后泰泰的西瓜是这样的【打开相册,翻到一张照片,放在摄像前面,是一张碗里摆满整整齐齐的西瓜的照片】看看,这就是男亲傻瓜啊
  好了,今天的视频就到这里了,以后可能还会更被虐日常,再见啦【笑着挥挥小肉手】

BTS五周年快乐!
ball ball英语dalao金南俊保佑我的英语不翻车
(昨天本来打算发的……但似乎因为网络问题没发出去)                       
                             
                             ————————————来自明天就中考客户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讲真,大家都是鸟,为了一张小卡而骗人,值得吗
下面是微博链接,有全图
为了小卡而骗人是真的很没品了
以后换卡还是走咸鱼稳妥
https://m.weibo.cn/5238556601/4230986960659240

just一些感慨

他们都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也想过我是不是真的不喜欢你了
我很确定,我还喜欢你
那么多年的喜欢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只是不像从前那样明显
我开始把重心放在其他方面,努力的让别人认为我已不再喜欢你
但我仍然喜欢你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半年了吧
如果不是同学,我都不知道你恋爱了
我这粉丝也太不敬业了对吧
我喜欢B,喜欢G,喜欢E
也喜欢L,喜欢W,喜欢T,喜欢Z
也喜欢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幸福

日常②后续1.

有私设外加微泰正
有谦ooc严重
bb很久都没写到重点
越写越智障,语言组织能力极差
越写越长,已经不再是一个后续了
后面可能还会涉及防弹其他成员,雷慎入
自己产粮真的好少脑洞……脑子里全是狗血剧情
讲真完全小学生文笔

BamBam最近这段时间很是烦躁,因为他家金毛犬跟他闹别扭,离家出走了。而且已经有好久没有好好的联系过他了,要不是田柾国第一时间让金泰亨打电话过来跟BamBam说有谦在他们家,他就要打电话给警察报失踪人口了。

关于这件事,还要回溯到一个月前前,金有谦一边嚼着爆米花一边看电视,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前段时间BanBam反常的没有在有谦上床之后跟他一起睡觉,而且回到家里的时间越来越晚,想知道BamBam干嘛去了,便问

〔BamBam,你前段时间好奇怪啊,老是不和我一起睡觉,而且最近下班越来越晚,昨天回到来饭都放凉了,加班吗?为什么不和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说实话,有谦问这个问题时并不是很认真的想知道BamBam是不是有事瞒着他。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他看到BamBam原本咬苹果的动作僵了一下,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有谦还是看清楚了,起了疑心。〔真的有事瞒着我?〕

BamBam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但是心里已经开始害怕了,BamBam本来就不喜欢撒谎,以前几个哥哥玩隐摄欺负有谦时他都不敢说话,既是不敢开口怕露馅,也是不想欺骗有谦,更何况现在是他一个人面对金有谦,就更加不想说谎了。可是现在他都努力了那么久……不能半途而废。

〔我?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BamBam啃着苹果看着电视慢慢的说。

〔真的?〕有谦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平时BamBam说话都是看着他说的,很少试过看着其他地方,他有点害怕,但是没有立刻把心里的问题说出来,只是装作相信对方的样子。他想起了几天前他的一个学生问过他

“金老师,如果你的男朋友老是不理你,却和其他女生聊的特别开心,甚至还一起刷QQ火花,你会怎样?”

如果是以前的金有谦听到这句话,是不可能有很强烈的同感的,因为BamBam从来没试过不和有谦聊天,他没有那种经历,自然没有那种感觉。可是他看到现在的BamBam下班越来越晚,越来越没有时间和他聊天,就算是有话题聊,也只是匆匆聊了几句就结束了,BamBam的回答是牛头不对马嘴,他开始感受到那种不被人重视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不想和BamBam说话,于是,不知不觉的,他们就冷战了。BamBam也不是不知道有谦的心情,只是他的确是没有那个精力再去跟有谦深入的聊天了,有谦受不了这种冷战的气氛,便跑到泰正家了。而BamBam因为工作室的任务太多,要准备的惊喜太大,弄得自己是心力交瘁,没有信心可以安慰好金毛,只能让虎兔照顾好离家出走的金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转眼间他们就已经冷战了两个多月了,有谦开始习惯在泰正家待着,而BamBam的工作也结束了,他准备把有谦接回来,完成他惊喜的最后一步,然而他没有想过一种可能,就是有谦不肯回来。

(喂,有谦啊,你在哪?我去接你回家。)BamBam准备好了他的惊喜,打了个电话给有谦,打算接他回家。

(呃……BamBam啊……我是柾国,有谦他说不想接你电话,要我告诉你他不想跟你回去。我劝你赶紧过来哄哄他,有谦要是再留在我们这,泰亨哥就要生气了。)接电话的不是金有谦,是田柾国,田柾国告诉BamBam有谦的想法,也催BamBam赶紧把有谦接回去,不然吃不了兔肉的老虎就要生气了。

(有谦没出门吧?我现在过去。)BamBam一听有谦不肯回来就急了,说完便挂了电话,打了的士就让司机加速往田柾国家里开。没多久就到了柾国家。

〔有谦!田柾国!泰亨哥!开门啊!〕BamBam“咚咚咚”的拍着门,

〔别喊了,果果和有谦在看电视,快把金有谦带回去,他再不回去我就要疯了。〕金泰亨黑着脸开了门,压着声音对BamBam说,这两个多月的禁欲生活让原本一天到晚都想吃兔肉的老虎很是难受,吃肉的天性快压制到极限了。

〔抱歉啊泰亨哥,麻烦你们了。〕BamBam跟金泰亨道了歉,进去拉起有谦就想走,有谦却一把甩开了BamBam。

〔放手,我不回去,你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你还想要我回去?〕金有谦很冷静,冷静到不像他自己,他知道BamBam这么做是有理由的,他早在冷战后没多久就想到了,可他不希望BamBam有事瞒着他,当然不是说不能有秘密,但至少要让他知道一点点实情,哪怕只是一句,也好过完全瞒着他。

〔这段时间公司有几个大单子,有点棘手〕BamBam说的是实话,也不全是,但已经足够让金有谦相信,并跟他回去……才怪。金有谦又不傻,他一早就在想到有隐情的时候问过段宜恩,他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单子,虽然得到的答案是有,但段宜恩同时也说了

【也不至于加班到很晚,十点左右就可以完成当天的工作量了。Bam要做的比我少一点,他那个设计速度应该九点半左右就可以下了…怎么?Bam最近很晚回家?………】

【啊不,我只是看BamBam最近好像很累的样子,才想问问的,谢谢宜恩哥,这件事别跟BamBam说,拜拜。】

九点半!BamBam是十点多差不多十一点才到家!他是干嘛去了才会那么晚回到家!

〔嗯,你等会儿,我收拾一下衣服。〕但是金有谦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乖乖的跟着BamBam回去了。金有谦的演技很好,大概是看剧学来的,完全看不出有一点的破绽。可是也因为看不出破绽,所以BamBam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认为有谦发现了什么关于他自己的奇怪的东西。

例如……他在有谦搬出去之前那几天是为什么会在回家之后半夜再出门。


最近弄实验搞到身心俱疲,脑子不是很够用,欢迎捉虫(不肝了不肝了,再肝要废了,等过了一模再肝吧😂